視頻|默克爾對美“告別訪問”:氣氛融洽 分歧明顯

順豐國際集運

2021-07-16 23:14:00

美東時間7月15日下午,德國總理默克爾來到白宮,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會晤。


今年9月,默克爾將在德國聯邦議員選舉後卸任總理職務,因此,外界普遍預期,這是她任內對美國進行的“告別訪問”。


執掌歐洲最大經濟體權柄近16年、代表歐盟前後與四任美國總統打交道,這位政壇老將帶着怎樣的使命再次走進白宮,又能否為未來的德美關係乃至“跨大西洋關係”定調,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規格高行程滿 默克爾與拜登“私聊”1小時


今年6月拜登訪問歐洲並參加了G7峯會、北約峯會和美國-歐盟峯會,因此默克爾此次訪美被視作一次迴應性訪問。她也成為拜登上台後第一位訪問美國的歐洲首腦。


f4fdf08e6ebb3d0c82463a9e3ac8ae3b.jpg


相比2018年4月默克爾訪美時所遭受的“冷遇”,此次美方在接待安排上展現了完全不同的規格。當天上午,默克爾先是在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官邸與其共進早餐,之後又前往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在那裏獲授榮譽博士,下午,在白宮與拜登見面,約1小時的會晤中,雙方討論了美德關係、氣候變化、撤軍阿富汗等廣泛話題。


聯合記者會上,拜登在講話中也不吝對默克爾的讚美之詞,稱她為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堅定擁護者”,並表示,在默克爾任期內,德美兩國的友誼與合作關係逐漸壯大。


雙方還發表了《華盛頓宣言》,並宣佈了開啓經濟對話、建立氣候和能源夥伴關係等倡議。


白宮官網截圖


德國N-TV電視台分析道,從默克爾此訪受到的“款待”來看,釋放出了德美關係開啓新篇章的積極信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卻認為,這樣的預期有些過於樂觀。雖然默克爾也想為這次訪問注入更多實質性的意義,發揮承前啓後的作用,但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德美、歐美的關係嚴重受挫,拜登入主白宮後,在拉攏歐洲盟友時調門起得雖高,卻缺乏實際行動的支持,想讓雙方關係從分歧走向合作,談何容易。


關鍵議題分歧明顯 德美真會“各退一步”嗎?


正如崔洪建所言,儘管記者會氣氛融洽,拜登和默克爾甚至以“老友”相稱,但友好的互動難掩雙方在關鍵問題上的分歧。


b1c7d509a53e892a4a941c2e77d9e288.jpg


其中,橫亙在德美之間最主要的外交歧見,就是“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


據路透社報道,該管道建設已完成98%,預計於今年8月末竣工,年底正式投入使用,屆時,俄羅斯可以繞過烏克蘭將天然氣輸送至歐洲各國。美方認定,這會加深歐洲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度,增強俄羅斯地緣政治影響力。


在這一問題上,拜登與默克爾並沒有迴避分歧,兩人均表示,會“各退一步”。


拜登稱,"北溪-2"木已成舟,現階段應強調與德國合作。默克爾則承諾,將致力於促成一份協議,即不論是否使用過境烏克蘭的管道,都讓俄方向烏方支付過境費用。


f65e80b58f779e1f7f8b15c7e1121775.jpg


崔洪建認為,在“北溪-2”項目背後,俄德關係的走向對美俄、美歐關係的影響,才是美方真正關注和擔憂的。


為此,默克爾也做了不少前期工作。當地時間7月12日,默克爾在德國柏林會晤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並向他承諾,德國將在“北溪-2”號項目方面,對烏克蘭提供支持。她還表示,德國會扮演好俄烏“中間人”的角色,如果俄羅斯不尊重烏克蘭的過境權利,德方會積極行動。


在崔洪建看來,這一系列表態和承諾,其實也是説給美國人聽的,默克爾希望這番安撫烏克蘭的操作,能夠穩住美國國內強烈反對“北溪-2”項目的勢力,為拜登在對俄、對歐政策間尋求平衡助一把力。


0a98c033572e38959e8c5d0234a27ae2.png


不過,這份苦心,最後能為德國帶來什麼,還得打上一個問號。崔洪建指出,默克爾的外交遺產,包括其對美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能得到延續尚不可知,另一方面,美方短期內也不會在根本問題上向德國作出妥協。彌合德美關係、為“後默克爾時代”的跨大西洋關係糾偏,留給默克爾的時間和空間已經不多了。


“不跟”美國對抗中國 拜登會對歐洲“翻臉”嗎?


德美難以“確認眼神”,另一大原因還來自於對華政策的分歧。


參加了記者會的媒體注意到,儘管兩位領導人都承認對華關係是跨大西洋關係中的優先事項,但雙方在中國議題上的表態存在明顯的“温差”。


一門心思要與中國搞“競爭”的拜登,當着默克爾的面又開始渲染“中國威脅”,聲稱“當看到中國或其他任何國家破壞自由開放的社會時,美國將捍衞民主原則和普世權利。”


c25367b4e199ef6f855033a7cf71161d.jpg


默克爾卻盡力迴避直接提及中國,把焦點轉向經濟領域。她還強調,在與中國的關係上,兩國應該像在歐盟內部所做的那樣,共同協調努力。


崔洪建注意到,默克爾強調“協調”,潛台詞其實就是德美在對華態度上步調並不一致。


雖然拜登政府試圖團結西方盟友,打造共同抗衡中國的所謂“民主聯盟”,不過德國乃至歐盟並不想與中國全面對抗。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援引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烏爾裏希·斯佩克的話報道稱,“默克爾帶着兩個信息來到華盛頓”:第一,不想要新的冷戰,第二,不想“脱鈎”。事實上,還有第三個信息同樣重要,那就是“如果美國逼德反華,德國不跟。”


美國《外交政策》網站截圖


這些信號想必拜登已經收到。“事實上,美國也一直在評估歐洲在對抗中國方面的服從程度和所能起到的作用”。崔洪建補充道。他還進一步強調,一旦歐洲成為美國亞太戰略的“絆腳石”,拜登政府很有可能會馬上“變臉”,進一步收縮對歐洲的投入和支持,甚至不再作出任何實質性的讓步。對於這一點,德國乃至整個歐洲,都要認清現實、做好準備。


(看看新聞Knews記者:宋懿)